当前位置
新闻详情

喝酒用嘴喝,千万不要用脑子

2020-04-18 20:36来源:邢台市收酒的作者:邢台茅台酒回收的

注;以下内容均转自互联网,如发现侵权,请24小时内通过www.haolawang.com网站联系本站管理人员进行删除


十年前,酒对我来说就是一种酒精饮料,一直用嘴喝。2009年夏天的某个傍晚,我用了一下脑子,结果坏事了!


那年我27,在牛栏山二锅头每天二两的召唤下,晚饭时不时就整点二锅头,那时觉得六十五度特制红星二锅头味道超正点,喝完晕乎乎,美滋滋!


那晚酒没了,楼下小超市碰巧断货,在老板推荐下我拎回一瓶绿标六十二度衡水老白干,一口下去:“我呸!这是个什么味?”。


度数差不多,味道咋就完全不一样?拿起酒瓶仔细抠字眼,大脑首次在喝酒过程中发挥主观能动性:“白酒是TM分香型的!”。从那一天开始,我在白酒的世界里迷失了……


白酒是一种丧心病狂的玩意,单单香型就有十二种,让我这个轻微强迫症患者时不时冒个念头:“尝一下,每种就尝一下……”


这里告诫一下年轻人:“这种念头起不得,因为一念起万水千山,一念起沧海桑田!”,白酒十二种香型,每种香型少则一两个,多则十几个代表。这些代表要么原料不同,要么工艺不同,要么原料工艺相同但地域环境不同从而导致酒体口感不同。要命的是同一酒厂不同年份不同价格的酒味道也不同,这么一堆不同怎么办?当然要盘它!虽然路漫漫其修远兮……


泸州的窖香,五粮的醇,古井的幽兰很勾人;

剑南的凛冽,舍得的香,洋河的绵柔醉它乡;

文君的故事,双沟的味,水井坊的瓶子真是美 ;

你看仅仅是这么几个浓香就已经可以喝很久很久。


喝过那么多,我还是爱汾酒的绵甜可口,董酒的酸甜与异香。也爱茅系酱香的雅,郎系酱香的爆,习酒酱香的柔,更爱衡水老白干的醇香和清雅,还有它的甘洌与丰柔,那舒适的淡淡的青草香,会让我仿若回到了儿时的麦田。


再来说说那些名酒,四大名酒里的三个都有高端与主推,只有西凤像一摊烂泥,自己都看不清自己。八大名酒里洋河一骑绝尘,成了一个奇迹。董酒顶着名酒的光环,却始终掀不起多少风雨。十七大的黄鹤楼,鹤已飞走,魂被古井占据。还有双沟也已被洋河收入麾下,只能吟唱情非得已……


苏轼说:“人生识字忧患始”,对白酒了解越多困惑也就越多。酒买了很多,但自认为的好酒,身边人大部分都不爱。


现在大行其道的是各种包装漂亮的贴牌酒,长毛酒,酒糟埋藏酒。还有传说中的四大神:茅浆窖,开国大典,回归赖茅,人民公社。每当碰到这些玩意就开始各种尬聊,主人说你爱喝一定多喝些,只能推脱感冒未好吃了头孢。


知道的越多,从酒中得到的乐趣越少,发现自己在酒这件事上,慢慢变的非常不合群。聚餐别人带的酒不想喝,自己带别人又喝不来。


初衷只是想尝尝不同的酒,但看着看着,尝着尝着,在关于酒的这条路上,我走的有点远。饮酒之趣,只能在独酌中寻觅。怪不得酒中鬼,诗中仙李白说:“但得酒中趣,勿为醒者传。”


酒,应该在酒架上,不应该在床底下,衣柜里,书架上。不要对酒这个东西动太多脑子,否则真的会痴迷。岁月不经年,匆匆已十年。其中得到了很多关于酒的知识,也失去了那种最单纯的饮酒之乐。


老婆常对我说,少喝酒,喝点茶多健康,什么茶好喝?仔细一看,嘿,有点意思。先不说绿茶与红茶,也不说什么大益饼下关沱中茶砖,仅仅说泡茶的壶就够玩一辈子……